新闻资讯

阅读排行

新闻中心

啥?那机器表天天的偏偏好居然借没有到半秒2018年9月22日

发布日期:2018-09-22 19:33 阅读次数:

  男士手表机械表皮带繁复时

  为了一块劳力士,他连命都丢了呸! 瑞!士!表!凭!啥!辣!么!贵!十大名表究竟是独孤九剑还是葵花宝典?比尔·盖茨、王健林、李嘉诚、巴菲特这些人戴什么表?瑞士表为啥这么?他在酒吧里卖表,让你每天都是星期五!买这表,相当于有了两份保险

  得益于性的真力时振荡器,Defy Lab的振频极高,达到15赫兹,是品牌大名鼎鼎的El Primero星速机芯的足足三倍。

  腕表采用的正是El Primero星速机芯。它不但振频达到5赫兹,而且配备了先进的导柱轮,并且完全为了计时而研发,是整合式计时机芯,和那些为了图省事,在基础机芯上添加计时模块的计时机芯有着本质区别。

  这表最的地方在于“抛弃了”游丝和摆轮。游丝相当于机械机芯的心脏,对走时至关重要。真力时这次给Defy Lab做了个“大手术”,一下子把心脏给拿了。

  Defy Lab目前推出了10枚,以后会实现量产。这款表不仅代表了真力时在技术方面的重大突破,还为机械表的精准度树立了新的典范。相信Defy Lab在量产的时候,能让更多的人领略到它的不凡魅力。

  但是Defy Lab却偏偏不买游丝的帐,直接让这个机械机芯的核心部件“出局”,不但如此,还让和游丝“患难与共”的摆轮同时“下课”,用一个以单晶硅制成的整体式振荡器取代了摆轮和游丝。这个全新的振荡器由于来自真力时,所以又叫真力时振荡器(Zenith Oscillator)。

  翻开Defy Lab的表背,首先看到的是五角星形状的摆陀。五角星是真力时的品牌标志,仿佛寓意着它是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。事实上,Zenith这个名字就是品牌创始人乔治斯·法福尔-杰科特仰望星空得到的灵感。Zenith翻译成中文有顶点、巅峰的意思,而采用线赫兹的Defy Lab,也确实达到了机械表高振频领域的一个巅峰。尽管它的振频超高,但难得的是动力储存却并未缩水,反而比大多数真力时腕表更胜一筹,达到60小时。

  振频越高,对时间的划分就越精细,理论上越有助于走时精准。自从El Primero星速机芯问世后,就成了真力时的招牌机芯,此后高振频的El Primero星速机芯一直在不断发展演变,并增添了不同功能,形成我们现在看到的各种版本。El Primero星速机芯由于性能优异,受到不少大牌的认可,甚至就连劳力士早期的迪通拿都用过真力时的El Primero 400机芯。 当然,真力时的拿手绝活远远不只高振频。但是由于它纵横高振频领域多年,早就成了高振频腕表的最佳代言人。所以说到高振频腕表,我们往往首先想到的就是真力时。

  游丝是荷兰科学家惠更斯在17世纪中后期发明的。几百年来,它作为机械机芯的核心部件之一,存在于形形色色的机械表中。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,游丝也在一直进化,但无论进化成啥样,采用什么材质,它都是机械表中必不可少的部件,地位高高在上。 游丝如果不过关,必将影响到走时。由于细小精微,游丝对合金材料的配比有着严格要求,所以并不容易做。能够生产游丝的品牌总恨不得在新闻稿里大写特写,然后昭告天下,以此表明自己掌握了生产机械机芯核心部件的能力。

  关于走时这点,对钟表稍有了解的朋友应该听说过天文台认证。如果没有特别说明,天文台认证通常指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,即COSC。COSC测试的对象是机芯。送到瑞士官方天文台进行测试的机械机芯,只有达到日差-4到+6秒的标准才算合格,并获颁天文台证书。 但是实话实说,现在品牌基本上只要出钱,然后在机芯方面稍微调校调校,通过天文台认证并不难。在我看来,主要还是品牌愿不愿的问题,而不是能不能的问题。但是日差约0.3秒,秒杀瑞士官方天文台标准的机械表,99.9%的品牌是真不行,彻彻底底、完完全全不行,再打鸡血也没用。

  “电风扇”当中进行了大幅镂空,所以非常轻盈。真力时振荡器是一个单体式结构,而传统的、以摆轮游丝系统组成的振荡器有30多个部件,在组装和调校方面都非常不便。所以,按照我的理解,这是一个采用全新思路和先进技术,化繁为简的振荡器。

  在我的印象里,最近几年用硅做游丝的品牌似乎越来越多。硅这种材质不但硬度高,而且不受磁场影响。但是用硅做全新的、不带摆轮和游丝的振荡器,貌似真力时是第一家。线毫米,从模样上看,有点像一个复杂的电风扇。

  振频超高,走时奇准的Defy Lab通过了三种认证,贝桑松天文台代表国际度量衡局颁发的蛇头标志精密天文表认证,热性能方面的认证和ISO-764磁场标准认证。顺便说一下,Defy Lab的防磁性能达到1100高斯,比大多数以防磁为特色的腕表防磁性能还要强。而且,Defy Lab并没有像大多数防磁腕表那样在机芯外面加一个套子——防磁软铁内罩,它的背面做了背透处理,机芯整个儿让你看得一清二楚。甭管你戴这表搓多久的麻将,都不用担心腕表受磁。

  经过冷却之后,这种材质不但“身轻如燕”,还极其耐操,完全具备了成为表壳的机械属性。Aeronith表壳外观上就很抢眼,表盘也同样迷人。整个表盘做了镂空处理,仅从正面就能欣赏到精密的机械结构。秒针尾部的那颗五角星和12时位置的五角星一动一静,相得益彰。

  El Primero星速机芯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传奇机芯,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末。1969年,真力时率先推出振频达到每小时36000次(5赫兹)的高振频自动上链计时码表,从性能和配置来说遥遥领先于同期的竞争对手。

  这就像一个人如果脚上拴着链条,就算有博尔特的天分也没法跑得快,更别提创造世界纪录了。但就有一个以技术见长的钟表品牌,硬生生地把束缚机械表走时的“链条”扯断了,让它健步如飞,走得奇准,这个品牌就是真力时。 那么,真力时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?这就要从Defy Lab腕表说起。

  这次Defy Lab采用振频15赫兹的ZO342机芯,可以说在以往高振频的基础上实现了质的飞跃,从高振频秒变超高频。超高频带来的直接福利,就是走时。 Defy Lab的日差约为0.3秒,走时方面已经可以和普通的石英表媲美。而且,这还是一款功能简单的大三针腕表,甚至连日历都没有。之前也有品牌出过超高频的机械表,但基本都是计时码表,超高频几乎都集中在计时码表中的计时部分。

  这玩意儿本来就走得不是太准,不用过于纠结走时。只要不离谱,比如一天误差几分钟之类,还真懒得管。 机械表的动力来源是发条,靠齿轮与齿轮之间相互咬合,以摆轮游丝系统作为振荡器。在精准方面,机械表与采用石英晶体振荡器的石英表相比,我觉得恐怕比中国和巴西在足球上的差距还大。 尽管现在的机械表和几十年前相比已经准了不少,但是受先天条件制约,机械表确实很难走得非常精准。

  Defy Lab直径44毫米,分量却很轻,秘诀就在于它的表壳材质Aeronith 。这是一种铝基复合材料。虽然Aeronith以铝为基础,但和我们平时认知中的铝不大一样,它是由真力时的兄弟品牌宇舶精心研发的新型材质。 如果说真力时是技术达人,那么宇舶就是材质专家,最擅长的就是材质研发,把“融合的艺术”玩得出神入化。Aeronith将铝泡沫和一种特别的聚合物融为一体。具体在制作方面,首先要将铝加热到熔点,接着灌注成模,再用一种内部工艺把它转换成开孔金属泡沫,最后用极轻的特制聚合物将空隙填满。说起来很玄,其实Aeronith也好,魔力金也好,就类似古代造青铜器的失蜡法,你明白失蜡法如何铸造复杂的青铜器就会懂。